加入收藏 潢川新闻网欢迎您,

站内搜索

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专栏 > 党史学习教育 > 要闻 > 浏览

红色潢川 | 抗敌青年军团在潢川

来源:县委党史办 发布时间:2021-07-25 17:16 作者:县委党史办 点击:

  国民党桂系李宗仁、白崇禧,为了扩大其桂系势力,与蒋介石分庭抗礼,借机于1937年底创办了“第五战区徐州抗战青年干部训练团”。1938年1月,日寇逼近徐州,李宗仁指令其迁往潢川,遂改名为第五战区抗敌青年军团(以下简称青年军团)。同年4月青年军团训练结束,编为若干实习队(后改为政治队),分赴豫、皖、苏、鲁、鄂五省广大地区,开展抗日宣传工作。建团开始,中共山东省委指派了一批共产党员和“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以下简称民先队) 队员进入青年军团,而后随之到达潢川。这些同志,在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指引下,发展党的组织,积极开展抗日宣传,卓有成效地完成了党交给的各项政治任务。在此期间,共产骨干力量发展到300余人。他们不仅为团结进步青年宣传抗日、唤醒民众、打败日本侵略者作出了出色的贡献,并在以后的解放战争。乃至社会主义建设中,均发挥了重要作用。1938年9月, 李宗仁苦心经营的抗敌青年军团,历时一年零九个月,在我国失去大片国土,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在国民党的反共高潮中终止了活动。
  一 、青年军团始末
  (一)青年军团的建立
  1937年12月,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根据进步人士王深林的建议,于徐州建立了第五战区战地训练团,收容了平、津、苏、鲁、豫、皖等省、市的流亡青年,其中以学生、中小学教员居多。不久第三路军政训处政训员和广西的学生军也合并于此。在徐州时,学员总数已达3000多人。
  1938年1月,日寇逼近徐州,战局紧张,李宗仁指令“训练团”,由徐州迁到了河南省潢川县城。豫东南各县一些青年、学生纷纷报名应试,考入“训练团”,学员大增,号称5000人。1月底,训练正式开始,改名为“第五战区抗战青军团”。
  (二)青年军团的建制
  李宗仁曾把青年军团与蒋介石的黄埔军校和共产党的“抗大”相比拟,对它下了很大本钱。李宗仁亲任青年军团团长,并指派中将张任民任副团长、少将潘宜之任教育长。青年军团下设一处一科和七个大队,刘土衡任政训处长,王深林任政训处宣传科长,另有藏克家、王寄舟、王景鲁等在宣传科工作。一、二、三、四大队为政治大队,五大队为军事大队,女生队为第六大队,另有一个艺术队。各大队配有大队长、中队长,他们大都是桂系军官和广西军人。青年军团配备了许多教官,其中,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有佟子实、匡亚明、许德瑷、张百川、安瀚华、温朋久(原名温鹏九)、郝惊涛、何德润(贺希明)等。青年军团各大队驻扎的地点是:一大队驻文庙;二大队驻武衙门;三大队驻民众戏院;四、五大队驻湖广会馆;女生队及团部驻淮南中学;艺术队驻信阳鸡公山避暑山庄。大集合地点在新民会场。
  (三)青年军团训练内容
  青年军团训练突出了抗日救国和民族解放这个重点。主要科目有:抗敌建国纲领,总理遗教,游击战术,谍报勤务,步兵操典,广西的“三自”政策(自治、自卫、自给)等。具体到各大队则各有侧重,政治大队叫做“七分政治,三分军事”,军事大队则为“三分政治,七分军事”,除集中听形势报告和社会发展简史外,军事常识是必修课。主要是三本书:《步兵操典》、《谢击教范》、《野外勤务令》,简称“典、范、令”。
  艺术大队则以戏曲、绘画、音乐等为主要科目。万籁天负责戏曲,沙梅负责音乐。陈荒煤、洪深,田汉等为艺术队上大课。各队学员利用一切机会和时间,用戏剧、歌唱、绘画、板报等文艺形式,在潢川城乡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激发群众抗日热情。当时教唱歌曲已收集起来的有41首,如《救亡进行曲》、《打回东北去》、《大刀进行曲》、《热血歌》、《全民抗战》、《义勇军进行曲》、《保卫黄河》、《中国不会亡》等。
  训练期间,李宗仁、白崇禧、冯玉祥、梁漱溟等都到青年军团训过话,白崇禧讲话语无伦次,自相矛盾,说什么各大城市失守分阶段。学员们非常气愤,斥问他重庆失守将为第几阶段。弄得他哑口无言,瞠目结舌。而冯玉祥将军的讲话则是讥讽蒋介石的。他自问自答:什么叫“宗旨”,就是五月端阳吃的“粽子”,什么叫“公理”,就是一千米达;什么天是“人道”,就是柏油路两旁又脏又臭的地方叫“人道”。这些都是双关话。他从腰里取出一本书,说其中有二十个问题:“你父母是什么人,是老百姓。”“你亲戚朋友是什么人,是老百姓。”意思是不要忘记了老百姓。
  (四)训练结束组成实习队
  1938年4月,李宗仁命令组成“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政治部实习队”分赴豫、鄂、苏、皖、鲁五省。主力留在豫东南八县,每县一个实习队,总部仍设在潢川,由第五战区直接领导。6月各实习队改为“政治队”。
  1938年秋,日寇进攻武汉时,扰及豫东南一带,各县实习队人员均有离散和减少。1939年夏季,李宗仁决定把河南各队都集中于安徽立煌(今金寨县)整训,缩编为三个政治队,政一队派往阜阳,政二队派往院东,政三队派往寿县。不久国民党柱系在反共高潮中,再次集训各政治队,妄图“整肃”共产党,我党采取了应急措施,有计划地组织了撤离。
  二、党在青年军团中的活动与发展
  (一)青年军团初期党的活动
  1937年12月末,中共山东省委派党的负责人杨司法到三路军政训处(当时在曹县)找我党党员王愧中(王希克)、陈兰征(现名陈北辰),传达山东省委决定:韩复榘已被枪毙,政训处共产党员与民先队员立即秘密全部撤出,转到徐州李宗仁办的青年军团里来。王、陈奉命带领全部党员和民先队员十余人化装夜奔陇海路柳河站,攀登李宗仁从河南开封开往徐州的专列。
  王愧中、陈兰征到徐州后,按山东省委负责人张霖之的指示,派马骋德、徐xx到五十一军做兵运工作,魏佑铸到山东曹县参加建立游击根据地工作,其他党员和民先队员都带到了青年军团。张还向陈兰征介绍,政训处宣传科长王深林是我党的可靠朋友。
  1937年底,青年军团迁潢前夕,山东省委将其中共产党员交由河南省委领导,并交代了王愧中接头的暗语。随后原在三路军政训处工作的濮思澄(现名蒲澄)和派到五十一军的马骋德以及三路军政训员赵敏(现名赵湘荃)、徐绵宜(现名徐勉一)等,也都来到潢川抗敌青年军团。同时来到潢川的还有林梦森(现名林维)、马凤栋、余琦、何其、王立言(女)、杨文愈(女)、 田兢存(女)、孙伦(女)等。他(她)们中间有的是党员,有些是民先队员,后来大都在青年军团训练期间入了党。
  (二)青年军团党组织的建立
  青年军团初期(即1938年1月),党员有:濮思澄、王愧中、陈兰征、马骋德、左岫泉、赵敏、林梦森、马凤栋、杨文愈、孙伦、余琦、何其、佟子实、丁兆兰(女,即丁曼君)等。在党的负责干部魏震(山东省委派来)主持与提议下,青年军团建立了党的组织——总支委员会。濮思澄任总支书记,佟子实、沈x x任委员。尔后各大队随着党员人数的增加,逐步建立了党的支部或指定了党的负责人。
  第一大队支部书记由濮思澄兼任;
  第二大队负责人李鸿渠、宋启鹤;
  第三大队负责人俞铭璜、许家屯;
  女生大队负责人杨文愈、孙伦。
  1938年2月,党在潢川成立了豫东南工作委员会,青年军团党组织直接受豫东南工委领导。苗勃然任工委书记,委员有濮思澄和周晓乐等。工委指示,要在青年军团内积极地秘密地发展党员和民先队员。青年军团训练结束时,党员发展到50多名。1938年6月底,豫东南工委改为特委,苗勃然仍任书记,青年军团及其分布在豫东南八县各实习队的党组织均受豫东南党组织领导。
  (三)党在青年军团中的活动
  青年军团里的政治斗争非常复杂,主要表现在国民党与共产党之间的斗争。国民党桂系在行政上是主导力量,李宗仁把中队长以上的人员大都配上了桂系军官。政治课则是以广西的民主政治和“三自政策”为主要内容。桂系对我党是有防范的,但他们主要惧怕国民党中央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党则采取了利用矛盾,争取桂系,打击中央系的方针,争取在学员中活动的主动权,从而使党的意图和指导思想得以贯彻实施。
  开始,我党党员和民先队员不足20人,力量不大。但在豫东南工委的领导下,在进步人士的支持下,党的活动很快就开展起来了:组织读书会,动员青年阅读进步书籍;召开各种座谈会;举办小型演讲会,发动青年参加民先队。党在这些活动中形成了领导力量。
  党组织领导下的个别串连起了很大作用。通过政训处宣传队长张景华,(原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他当时已掌握了宣传队的领导权),串连发动了该队进步青年胡绍祖、周太和、 马文干、王映、张秉栋、朱流、杨青年、王初、朱霞,黄积云等; 通过山东济宁的朱鸿翔、李德观、宋启鹤等结识了济宁来的一批青年,通过徐州的马广智(现名李扬)、贾士珍、李其祥、李祥生、李震海等结识了丰、沛、肖、砀等县管参加过进步组织或共青团的青年;通过刘斗奎、张雨时(张炎),庄坤(现名庄重)等结识了宿县海州来的一些青年。这些青年经过教育发动,大都加入了民先队,尔后加入党,成为青年军团中的骨干分子。
  党在进步教官和民主人士中积极开展了统战工作,遇到阻塞,请他们疏通,出了纰漏,请他们弥补。如张百川、安翰华、许德璦、温朋久等,特别是王深林,对我党的活动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和帮助。
  党在政治上坚持发展进步势力,扩大抗日统一战线力量,争取学员中的领导权。在组织上,党的活动绝对保密,公开活动通过民先队进行,从而既消除了青年军团上层的怀疑,又争取了具有爱国正义感的学员。并通过他(她)们去实现党的意图,完成党的任务。1938年2月,梁漱溟来青年军团讲话,内容荒谬,当天晚上党组织进行了串连发动工作,在第二天讲话时,由民先队员出面把他哄下了台。青年军团里有两个学员是国民党中央系特务,身带手枪,活动很猖獗,经过我们的秘密串连发动,由进步学员出面把这两个家伙撵走了。李宗仁对这样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加干涉。他路过潢川,接见学生代表讲话时,到场的多数是我党党员、民先队员或进步学员代表。青年军团训练结束时,党员、民先队员和进步人士的分配安排,经过宣传科长王深林做工作,我党的意图一般都能顺利实现。
  党领导下的民先队活动相当出色,一些大型的演讲会、报告会、读书会、街头宣传,主要是他们出面组织。训练期间,潢川抗日宣传活动深入人心,影响甚广。《新华日报》1938年4月14日刊登消息称:“ 当台儿庄歼敌两个团的捷音传来之后,这古老的潢川城便欢腾起来了。主席报告了这次庆祝大会的意义(祝捷大会),继有青年军团学员赵敏作了悲壮的演说....”民先队在抗日宣传活动中不断得到发展和壮大,训练结束时,已发展近300人,尔后分赴各地在做抗日救亡工作中,大多被吸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党在发展党员和民先队员时,认真地分析了当时国际国内的客观形势。按照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保持清醒的头脑和高度警惕。对桂系基本采取关门主义态度,对进步教官保持往来关系,但不发生组织关系,对年龄较大、涉世较深者,发展时慎而又慎。纵观青年军团训练时期和实习阶段,尚未发现坏分子混进党的组织。青年军团党的组织没受破坏,是与党组织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原则性分不开的。
  (四)党员在实习队中的骨干领导作用
  1938年4月底,青年军团训练结束,组成实习队分赴各地。当时党的骨干力量分布情况是:山东队派去了部分民先队员,江苏队派去的党员有俞铭璜、许家屯,安徽队派去的党员有王愧中、刘斗奎等。党和民先队的主要力量分配在豫南八县:
  商城中队队长佟子实(党员),骨干队员有马广智、李鹏翔、贾士珍、李震海等。
  固始中队队长王立行(党员),骨干队员有马骋德、张景华、马文干等。徐州失守后,安徽大队撤回河南,党的主要力量王愧中、刘斗奎、杨思久等也都参加固始队。
  信阳中队队长郭濯岸,党员和骨干队员有濮思澄、李其祥、庄坤、张传栋、宋启鹤等。
  息县中队队长张百川(进步教官),党员和骨干队员有陈兰征、林梦森、何其、李鸿渠、崔更生(崔苏)等。
  潢川中队长贺希明(即何德润) ,女生队的骨干队员赵敏、杨文愈、沈絮、李德观等均留在潢川,后组成青年军团轮回工作团去双柳、经扶等地活动。
  光山、罗山去的党员和民先队员较少。
  每队从学员中选配四名助理。我党骨干濮思澄、陈兰征、张景华、马文干、马广智等都是各队的助理。
  实习队分赴各县后,党组织得到了发展和壮大。河南省委1938年6月20日关于豫东南工作的决定中指出:“豫南八县党员已发展到34名,待发展的8人。”“主要是经过实习队党建立起来,开辟地方党,……已决定商城、 固始、息县、潢川、罗山、信阳成立工委,各县有3个同志,建立起党的核心”。决议表明,青年军团从训练到实习,不但其本身党组织得到发展,而且有不少党员成了各县党组织的主要力量。